Monday, December 24, 2012

记忆 | 2010至2012

我诚实地告诉你们好了。因为不喜欢伤心的记忆,所以我一直抗拒回忆,导致我连开心的记忆也一并遗忘了。

我想认真去处理漫无章法的记忆,是现在有事情做却不想去碰的慵懒所导致的。

2010年


那一年,一月,我缓缓地走入古晋国际机场,五味杂陈。我忘了那是兴奋,还是期待,还是感慨,或是假装不怎么在乎。我要上大学了,建筑系,4年。我忘了我是什么时候突然决定要走,又或者是我根本就是太突然而没什么好记得,所以关于选择深造建筑系的原因我一个也没有。老爸没逼我,老妈没逼我,我没逼我自己,我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我为了要早点大学毕业,而选择了最早的开学时间。

真天真

对吗?

我记得我的第一个presentation是关于一个有爱心形状的吸管塔。我记得我们拿了第二,却忘了我都在乱说什么玩笑把全班逗得很开心。我记得为了不让我太孤单女孩叫她的姐姐带我出去玩,还陪我过了我18岁的生日,地点是在一家日本餐厅。

曾经有一组人叫作"八人行",我现在还是认为我们当时在班上很出名。


2010年爸爸送了我生平第一架相机- Nikon D90. 也因此我的2010年的照片暴增,因为都在乱拍。

看到蚂蚁-拍
看到花-拍
看到鸟-拍
看到草-拍
只要是看到跟看得到的我都在乱拍
而这一年,我也找了Dabie,拍了我人生第一次外拍。现在看回去还真是拍的蛮失败的。

八人行在这一年里也拍出了一部很强劲的微制作-李世民传奇 (点击观看)
第一次学讲超烂的广东话,和超白目的演技,见笑了。

这一年SPM成绩公布的那一天原本和我吵着架的女孩打了通电话给我,告诉我我的SPM全A,高兴地为我高兴着。而这一天我跟曾经的好友下了一趟吉隆坡,买了我生平第一架手提电脑。

2010年年末,我去了一趟新加坡。已经不太能记得我记得什么,但是感觉这个旅行给我的回忆还不错。

这一年,我接受了万祥的邀请,与美里培民独中华乐团参与了2010年华乐全国大赛,冠军。我记得因为这场比赛我的手机在雨天时被朋友意外地摔坏了,我记得我借了富荣的手机打给女孩跟她分享喜悦却听出她难过我为什么不留在古晋陪她过最后几个星期。

12月31号,我们说好的,再见。



2011年是坎坷的。我们的Project 1设计得了一个C,被批得一文不值。我对那个陌生的"C"看着看,挺难过的。

Project 2,我被全体会员选为设计者。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向着14人,不知好歹地说:
"这个project,我要拿A."

所以我们拿A了。

这一年我去了郭静的签唱会,跟她的距离只有1米还挺开心的。因为主办当局说要写一段话来表示为什么我想去才能拿到票,所以我就发挥我乱写的文采然后表情很淡定地寄出去。

所以我就拿到4张票了。

我记得我参加了一个不知道现在回想起来是开心还是没感觉的workshop, 叫作TERANG. 我记得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跟诗琪很好,但也许当时的我还不够成熟去面对所以选择取代来弥补空虚。诶,别误会,我们真的只是好朋友。


 2012年是成长的年份。我做了我人生第一份工,还为一中设计了一间鱼形状的体育馆。根据老板说计划到现在还未有下文,呵呵,我早猜到董事的钱没有那么容易拿到。

第二次外拍,我抓来了好友芬芬来做我的模特儿。唉,突然发现我真是天才啊哈哈哈。所以第二次外拍跟第一次的水准截然不同,我肯定了我的双手双眸,而你们的称赞肯定了我。

然后我家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何时出现一只像黑色北极熊的狗。虽然它总是乱咬,不过没关系,因为它走路时会摇屁股,很可爱哈哈。


第一个rendering,我了解了我的专长在哪里。我对modelling software很有兴趣,更对photoshop有兴趣,所以总是很期待把自己的设计在软件里实现为立体。
 

 今年,我拥有了全世界最棒的团队。

我第一次在学校演出,吹了一首菊花台,却意外地把一位女生感动流泪,吓死我 =_____=

今年,有人来,有人伤害,有人关爱,有人离开
有人唾弃,有人看不起,有人后面放箭射你。
没关系,没关系,因为最后我们聚在一起。

今年,隔了两年,我再次与民都鲁开智华乐团参与了全国华乐大赛,天后宫。
我们约定好的两年后,我期待再跟大家一起玩音乐。




今天,圣诞节前夕,我难得起来睡眼惺忪地搭了德士又一次前往天后宫为教会我电脑绘图的老师拍下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呵呵,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师敢请我 =_____= 不过竟然被请了就不要辜负他的期望啊啊所以能想象我的压力有多大 > <





今天就让我颓废好了。一年就这一次,我不想做功课。 ==

靖雯昨天告诉我这么一些话

"我们的团员很哈你诶… 
一直提到你~ 有魅力哦!"
"哈哈哈!她们说你很帅… 你做什么她们都有注意~然后晚上就在那边聊你害我那天有点不敢跟你回,等下变他们的公敌"


我想我的脸应该在发烫 ><
虽然不知道我这个老人有什么值得被聊,但是谢谢大家的欣赏 ><
其实教笛子教了那么久,总会有些心得。我明白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用责骂来教,我明白有些人跟我一样吃软不吃硬 == 
在每个没希望的人身上寄予希望,是我在学习做的事。


我不是什么神话,但是会很努力地去维持我在每个人心里的位置
如果大家觉得我很厉害,我就会很想努力去把自己变成很厉害
也许是爱面子
也许是不想辜负谁


台上的灿烂是十年一刻的实体
而一刻的辉煌是十年的努力


2012年12月24号
星期一
今天是圣诞前夕
晚上10.40分
预先祝大家

圣诞快乐 :))



Tuesday, December 18, 2012

回归 | 黄章帆

你们好,我是章帆。我忙到忘了自己,所以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那我就再介绍我自己多一次了。

原来,我叫作章帆..


我曾经是一个爱幻想的人,但是后来发现幻想太容易给人伤害了,所以不知道曾几何时起我忘了我爱想象。忘记了天马行空,把自己改造成理想中的现实主义者,生活在尔虞吾诈的笑容里,傻傻地认为自己会少中几把化为锐刀的话语。

倒带

去年

前年

中五

中四

中三

小学

幼稚园

回到

地板上的缓缓爬行

我是一棵树
幼时饱受庇佑
成长
狂风雷鸣
现在

现在的我怎么了。我一直做自己,做到忘了自己。

我好累,突然好累。

只是想要每个人开心

因为完全明白被伤害的感受

所以不希望谁被伤害

就这样

被伤害了




谁知道我心里藏着什么

我想我释怀了,但释怀太久原来会困住自己。这几天真的好轻松,没有约束,忘了压抑,散了回忆。

人会改变,在所难免

我一直想成为什么台柱,想成为那个支撑身边所有人的人。

一年半

我少了一句简单的加油

简单的那些回忆

沦为碎片

拼凑会刺伤自己的

原来我也需要谁来支撑我


长大了,所有小学老师告诉我们对的事情都变得浑浊,坏的事情有时会对。人在挣扎里分出好坏,才发现世界上的事情根本没有对错,只是思想不同,左右你我。


这个世界上

有几个人是信任你的

妳呢?妳还记得我吗?我没有想念,只是怀旧。

那天看到妳给他的留言了,我想他应该挺幸福的

听说妳最近学吉他了,太好了,妳一直很想学乐器的

如果有一天妳看到我

是什么心情呢?

妳知不知道我心里藏着什么

妳会不会听懂我的自嘲

妳记不记得我的生日

记不记得那些我怕忘记而记在手机里的日期

所以也许手机坏了也许是一种征兆,帮彼此消化记忆.



不好意思,今晚咆哮了。我压抑了一个学期,可以咆哮吧?每天都武装自己,可以卸下吧?生活很难,可以抱怨吧?就是因为不喜欢说,所以才打部落格,可以吧?想把最好的自己放在脸庞,不对吗?觉得不想伤害谁,不对吗?

于是
不想伤害的被我伤害了
不想伤害的反来伤害我

其实我EQ很高,只是凝聚三年的时光,才发现原来我的心软是别人的坚强。一定是我做事太慢了,惹得一堆人的斜眼和嘲讽。呵,什么完美主义原来最后害了自己。全神贯注地放弃所有来完成一件事,有时候未必会得到称赞。

就这样。


发泄完了。


21号,22号:全国华乐大赛

24号: 摄影

回归

黄章帆

2012年12月18号

星期二

凌晨3.24分

Tuesday, December 11, 2012

两天


Stage 2

还有两天

GROW ARCHITECTURE | CULTURAL CENTRE SEMAI

努力,再努力

Monday, December 10, 2012

草木皆兵

我不可以在这种时候回忆,没有时间沮丧和想念。

还有三天

GROW ARCHITECTURE | CULTURAL CENTRE SEMAI

我可以的

保佑

加油

Sunday, December 9, 2012


神,我把担心交给你了
请袮把安心交给我的朋友
请把平安交给我的妈妈
请袮把从前的我还过来
我只需要5天
5天
我要变回那个总是能做到的章帆
5天
我还要变成朋友的支柱
5天
我说过

我会很厉害的

Thursday, November 29, 2012

深渊

失足坠谷
徘徊于似乎无底的恐惧和恐慌
曙光里看见双手
无法碰触
延续几个星期的同时漂浮
同时坠落


停歇
还是停泄
无法果断
只好逞强

我很弱
很贫穷
很无奈
很堕落
很失败
很疲累

怎样成功?

我到底徘徊于什么之间
让我失去一个终点
却回不到原点

我看着我的手
和你们的手

我才惊觉什么似的

决定来一场不眠不休

我不设计,还真的想不到我还能做什么
所以只好设计下去

会很厉害的

external crit

Thursday, November 15, 2012

优越。

每个学期的这个时刻都迷茫,然后质疑自己
时间在恐慌里逃遁
精神失去灵魂
黑暗之间
来一场与神的对话
在荒地里捡拾信心
放开情和混杂的心情
专心设计
和呼吸

2012年11月15日
星期四
凌晨5.33分

其实
防火墙已倒下
一个人
要学会享受一个人的享受

妳过得好吗?
.
.
.
只有空气回应我的空荡

Monday, November 12, 2012

心里有话说

不能说
不想说
不能说
不想说
不能说
不能说
不想说
不能说

我去睡觉好了

晚安

11am

2012/11/12

Monday

Saturday, November 10, 2012

蟒林. 勇敢穿越于凶神里的爬行

首先,那个,对不起,我的部落格好像太久没有放照片了。很忙。忙到我忘记我会拍照了。

透过教室玻璃,楼下的人造竹林和我的心情一样摇曳。像蟒林里挣扎忙于自存的人类,看见曙光。我总以为我会一直是那个无人收检的奇怪顽童,毕竟我一直以来都不认同有麝自然香这种名句。在这个乱七八糟的城市里,有人对你信任不仅是取决于你值得被信任,毕竟奉承与利用已经主宰人的心理。而坚持做自己和做好自己的你,随时都要被唾弃。

章帆:
有件想請你幫忙﹐ 方便給我手機號碼嗎?

这位大学老师,要把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交到这个顽童手中。
我相信我当时的嘴巴应该开得很大,但我明白我是很激动的。
老师,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可以把他交给我?

我非常欣赏你的摄影风格,我就是因为相信你,才会打给你的。


人生总能有几次被这样称赞?在现实主义的社会里,谁才会看见角落里坚持做自己的你,和你的才能?我没有自信,但是自信是你给我的,我会,一定会把这位老师人生里最重要的一刻,化为蟒林里的纷飞的彩蝶。










我从来都只称自己为"摄影人"。因为我的本意是定格回忆化为永恒,不是摄影。

每一个快门

是每一个留给未来的自己的小确幸

我好累,但是我很努力去证明自己。我或许是来寻找,或是证明以前的自己都不是靠运气来发光,我就告诉这样的自己,这是一个过渡期,过了就会好的。

在我质疑自己的实力的时候

请给我一点安慰

因为我有一点需要

在我需要一点隐私的时候

请给我一点空间

因为我有一点需要

在我做我自己的时候

请不要离开

因为我不想要戴上什么面具

一个

一个

把认识你的我,和认识我的你摧毁




我没变,或许多了些胡渣

但是我没变

对妳



和妳

或许变的只是表情


2012年11月10号

星期六

凌晨5.17分

蟒林. 勇敢穿越于凶神里的爬行

Tuesday, November 6, 2012

沉默

当基本被剥夺
剩下的无奈
只能化为感叹
和无言里
喧哗的沉默

我也有权利失望
可是我忘了
我只记得我需要委屈求全
但是世界本来就没有对
有时候
当别人对你有要求
你就能够犯错
你忘了
所以为别人而活着

你已经忘了
怎么去爱你自己
所以你需要感到抱歉
就算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也不想要失去

有些人
可以不过问
就了解
能体会
也能体谅

我只是怀旧
太多事情只能压抑
渲泄的草地已被开发
所以文字变得很迷茫
却给我最重要的清晰

Saturday, November 3, 2012

长叹

大家好, 今晚就写全部人看得懂的文字好了.


学校里有这么一个老师总是很有诚意很有心地做很多事,所以被很多人讨厌。

感同身受

所以我不想让他太过失望



好想,我很认真,很想把所有事情做得很好,真的。但是运气总不是很好,呵呵。我做了有史以来第一个Organic form的architecture,心总是忐忑难安。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不擅长的材料,不擅长的细部结构,真的很没有信心。星期四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把所有的requirement做完,因为有一个很帅的朋友一直催,哈哈。感觉很好,真的。

只是第一次做完却遇到一个超没有责任感的老师来改真的是有点他X的不开心,真的很不是滋味。就是,你连夜无眠的拼命做好一件事后别人给你的评价是"不错啊",那种不知道应该要开心还是因为她的敷衍而生气的感受。那个column我乱放的,妳竟然说不错,妳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吃大便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吃大便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吃大便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吃大便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吃大便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吃吃大便大便吃大便吃大便啊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

"最近的你比较开心"

"因为现在的我是真实的"

 我今天才想通,为什么我今天回家会那么累。我在椅子上长叹,却百思不解其中的原因。

原来是因为伪装啊。是啊,我也在伪装不是吗?一整天在别人面前都不能做自己,所以特别累不是吗?在讨厌你的人面前因为人家对你友善所以也要装到特别友善的面孔,真让人唾弃。我好累,所以好想离开。不用为我的情况担心什么,我也只是压抑太久,没什么大碍。

我好希望我没有第六感
所以当我想假装不知道时
请不要拆穿我
就让我被欺骗下去
真实太可怕了
不是吗





就算外表多体面

也掩饰不了遗憾的脸




我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这首歌。



真的很喜欢,很喜欢。


就让所有心事,都藏在歌声里,很好不是吗?



嗯,才发现我还挺容易不好意思的 -.-
这样很容易被人欺负 -.-
要镇定 -.-

2012年11月3日

星期六

打在部落格是因为不想说
不想说
所以才打在部落格





不累吗?
双面人
我演一天就好累好累
才发现
我已经习惯那个
在朋友家时最真实的自己

我还是做自己好了
好吧
继续努力了
我很强的
有实力就可以打破噩运

请为我祷告

Tuesday, October 30, 2012

眼神

眼神

Killer Drawings
Exploded Axonometric

Bamboo | Tropical Architecture | Sustainable Design

我真的想变强

没有虚假的成绩





坚强的实力

关闭

开始


Sunday, October 28, 2012

鉴定需要坚定

我不可以掉进去
请坚定

寒暄里别问太多的昨天


总是很矛盾地迫切被关爱
迫切的不想被关爱

时间努力把妳冲刷
我问自己
她们凭什么输给记忆里的妳

我总是吹吹口哨
偷偷打了哈欠
看看时间
和她眼眸里的无言渲泄

其实我也只是怀旧
没有别的杂念
偶尔可以侃侃而談著
那些年

对不起
我是冷漠一点
但是要两全其美
更是一种哲学

我不希望离别
所以请妳演得逼真一点
我不想要给予伤害
所以别问太多昨天


眼神没有交接
也尽量简洁
别为我停留
我没有什么可以让妳眷恋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很多人,很多问题
很多时候,我也是需要空间
别占据得太多
我很累


真的


人只是一种
想要知道真相
让自己受伤的动物


我不是神
所有人的感受
我只能看透
未能照料


看穿的事物太多
所以选择装傻
妳就陪我一起装傻
直到事过境迁
好吗?

Wednesday, October 24, 2012

编制贬值后的变质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也不想再受伤失望。我重复了也再重复,我只想把时间留给我在乎的人们,不想消耗与浪费时间与自私和狭义的思想妥协。

"这一刻感激的是,你们还在我的身边" 

我不善于用嘴巴表达,所以当我用嘴巴表达时,是我真心地想传达我对这份友情的珍惜的时候。为了帮我找组而去问了很多人有没有缺组员,我完全明白这听起来简单的行动需要多少份真心和动力。所以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只是我,没有多余的修饰表情和附加的情绪。

我的眼泪告诉我,你们对我很重要。而我也像让你们知道,你们对我很重要。

真正的朋友其实再也简单不过。在有困难的时候给予帮助,在有蜚语的时候加以信任。
没有诬赖
没有怀疑
也不用看不起


也许生活里最难做到的事情,就是那份简单.

我做事很慢,谢谢妳们的批评
我完全承认我的缺点
而在看透了"我根本其实就什么也不厉害"之后却还给我鼓励的人
我很谢谢你们

相信你是因为我知道你用尽了全身上下的力气来完成每一样作品
那就是你的实力

我不想让我的速度拖累谁,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individual project的原因。我本来就不喜欢连累谁,但是我好像已经无法避免。我不是没有想过去妥协和委曲求全,但这样的话我就会变成我厌恶的人了不是吗?

我讨厌双面人

我还是做我自己好了

2012年10月24日

凌晨3.20分

星期三

文字不足以表达感激
行动可以

Saturday, October 13, 2012

灰色

我想,我给于人的答案应该再更于明确一些。太善良会让人觉得我在利用谁。虽然我以为我给的答案很黑白。哦对了,我的发烧好了,但是咳嗽和伤风来找我了。 

其实如果对我好却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的话,对不起,我真的希望我不要被善待。我一直一直地避免,就是希望我能对谁都做回自己。我没有对谁要求,为什么大家都对我要求。不对,也许我对大家的要求就是不要对我有要求,这固然是种没有人能做到的要求。

我想,我享受幸福太久,原来自己来的幸福需要我后来的付出。生气地事情是,明明就是它自己来的。这种事情复杂的程度就只是简单得像是明明是你送我一瓶酒后来却希望我还你钱那样。

重点是

这酒

是你善良地逼我喝下的。


对不起,那么久没有更新却在这里散布负面因素哈哈。大家可好?我忙死了。 == 今天在学校有场演出,虽然场地跟我想得不太一样不过算了。吹得没有太好但是整体上还是很厉害但我也不想说是因为冷气和笛膜这种像是在为自己找理由的理由。但出乎意料的坐在我前方左边的一位小女孩哭了啊啊啊啊

吹菊花台吹到让一个不认识我的女生哭还蛮....尴尬的。 == 菊花台很感动吗?

还是其实我吹到太难听啊? O血O


我想,我想在这里解释为什么这次我不选择当你们的组长。

我在班上的桌子睡觉醒来后还懵懵懂懂,有人就大声喊道"our leader wake up already!" 害我一头雾水什么都不明白为什么大家的眼睛很大粒看着刚睡觉起来不知道会不会很丑的我。原来这个学期的site visit的时期来了。一些朋友选我再次做他们的组长。然后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回避。

这个学期

我就不当这组长了

好吗




我想,最美好的回忆,就留在上个学期就好了。我要学的还很多,所以这次我就不当组长了。组长由一位我最信任的,也觉得会比我做得更好的朋友接下这个重任,不是想推卸责任,是很真心的想知道当自己不是组长时,从另一个组长身上,我这个组员能学到他的什么。我很想很想了解从"组员"的角度看,他们想要的是个怎么样的组长。

不是想要做一个满足大家的人,只是希望做一个大家满足的人

很少人知道背后有多少对我的数落,狂踩和诬赖。没做事情会被人说,做了事情也会被人说。所以我想我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了解自己做是事,和被他们说的不是。不过没事的,我不奉承不讨好不轻易成让本来就是我做人的原则。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本来就希望讨厌我的人死远远。在我面前装和蔼可亲会让我更讨厌。


好了。这篇文章很多负面的元素在。不好意思。我的人还是很nice的阿哈哈!

好了,生病应该早点睡的,晚安.

2012年10月13号

凌晨3.11分


if you've expected something more than this

i think you should stop giving

我只想一个人

安静


Tuesday, October 9, 2012

生病了,掰。

2012年10月9日

我很冷

星期二

肚子很疼

11.49pm

Monday, September 17, 2012

淡犹


原本平静犹水的思绪在察看科目的简介后开始荡漾开来。是四个人的小组作业,40分。

"好多分的作业.."

我叹了一口长气

  几分钟前我开始抱怨,怎么每个学期都要找个大困难给我度过,好像想要下山的僧人就一定要打完18个铜人那样,为什么我不能像身边的朋友那样,很聪明运气也很好,为什么我总是要做得比别人多才有勉强相同的结果。所以我抱怨了,对着空荡荡的空气。
........。
空气用沉默回答我的方式很是让我更烦躁。


我相信你们也很熟悉我鼓励自己的方式,在面子书和这里。我一直都打着"我可以做到"的句子。不是在给自己信心,也不是努力让自己做到。

是一定要做到。

这样鼓励自己的句子你们大概会半年看到一次。我都说了,每个学期都有一个大困难来杀我。而如今我也已经从两年前的惊慌失措麻木成现在的默默忧愁。只是感觉还是很XX。



  我问weiling哪里有的买仙人掌。她说她送给我。虽然在我拼命追问下她才肯告诉我一盆马币一令吉,而我也还了她这连一杯水也未必买得到的价钱,不过谁会不懂她的白色谎言。我虽然没有笨到觉得一盆仙人掌只值一块钱,但也许是知道她不会想收我的钱,也也许是因为不还我会不安心,最后我还是没再多问什么把两令吉交给她。

刚才她丢了这么几句话给我:

you always can do it but dunno why?

I know why, cause you never give up.

every time I see you feel like giving up but you never, trying your best is you luck dy.

sometimes,

you can create your own luck.


也够了。这种每次只要分组作业就会遇到的他妈的问题真的是够了。每次都要被"分组"秒杀弄到我很火大,要振作起来。Trying my best is my luck. 我的全力以赴总是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上个学期我都可以一个人做完6个人的份,我怕个屁。

I can create my own luck. 

我做到后一定会对那本report骂三字经骂上几个小时。

2012年9月17日

星期一

凌晨4.00分

绝望和努力

哪一个会胜利

Friday, September 14, 2012

等 一个人

你们好,近日我活在虽然不是太忙但是花时间打部落格会有罪恶感的纠结状态下。所以在这个星期接近尾声前我勉强允许自己在这里打几行字。

兵荒马乱是这两个星期班上的情况,因为无法接受与朋友之间的离合悲欢所以一直找人换班。太过慵懒所以功课做得简简单单,虽然明知做不好会心里不甘。身边的朋友都好强,做得事情想的主意我都很喜欢,偶尔小小地对自己失望。

昨晚我打了这么几句话: “The iphone5 is the same as the leaked photos. Apple just doesn't know how to design a phone.” 过了一分钟这个status就自己消失了。

一年只设计一架手机却长得几乎一样

原来最难过的不是苹果不会设计,而是接受不到别人的批评

我没有生气这个评论被某人删除了,我只是淡淡地笑了一秒。不过这个世界上太多苹果hardcore,即使言论自由我说太多也会被讨厌,所以也许是我的错,应该学习如何一味地追寻别人所认同的。这样我的生活应该会过得比较容易。



偶然 会闪过一种默然地想法。

也许喜欢着你的人,比好朋友还要真诚。

我想我这个人这生中做得最成功也是最失败的事情是让曾经喜欢我的人讨厌我。 =____=  经历总是让我深思,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学习奉承,学习讨好别人,学习以退为进,学习把自己变得和蔼可亲。 

这种事情当然没有答案,耶稣也不会打电话告诉你。我依然在等一个人,可以教我人生的路怎么走。

等一个人  
可以了解我的沉默
可以明白我的笑容
可以温暖我的胸口

听我说些别人认为是愚蠢的话

让这些话因为妳的倾听而成立


我依然享受在忙碌里的平淡写意。知足即便是常乐的根本。

十月可能在学校乱奏一段菊花台,十二月可能参与全国华乐大赛

未来我都会尝试突破自己

毕竟人生不能留白

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

凌晨1点

我在生命的咖啡馆里

点了一杯肯亚

等一个人

Sunday, September 2, 2012

毛毛雨

路上的霓虹灯在左右飞驰化为我心中幽静的跑马灯。我似乎忆起了某些人某些事但是又好像害怕什么那样胆怯。耳际传来的是家人的交谈声,哦,爸爸笑了。我安静地驾着回家的路,像把附近的氛围占为己有,自私地享受这种淡淡最后夜晚。

星光班

我突然想像如果星光班都在古晋,我今晚应该不会待在家里。我们会不会在某间咖啡店聊起从前?忽然之间美好的想像反而换来一种惆怅,像感慨回忆,也像是在怀念老朋友。哦对了,星光班是我在中学时不知道几时成立的朋友群。


大家都各忙各的吧,真的要好好保重。



每次在打部落格的时候,我都会细心挑选一首歌来符合我的心情,再把歌和心情化为文字。偶尔,再偶然把深刻的剧情复习一遍,我的生活情节里,所有最重要的小事,原来我都惦记着。我打开属于回忆的抽屉,避开了一些信,找到了今年星光班送我的生日卡片。我打开时发现嘴角上了扬。

有心了,朋友。谢谢。

最近开始拿起相机。本答应朋友说好一起拍摄人像的我却好像总是放人家飞机呵呵。虽然好愧疚但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因为决定拍摄的时间跟地点都决定得突然。


我的审美观已经在被我发觉之前,到达另一种没有人能理解的层次。我甚至已经忘记去调整曝光,原来我的感觉进步太快。我偏离了老爸教过我的构图,因此我的摄影很随性。

所以我拍的照片没什么技巧


只有语言


我的思想成就我的构图。如果你能看见里面的语言,请告诉我,知音。


所有的事,我都用字来说



脸无表情,心里纠缠不已。身边总是有人和我一样,看得见伪笑底下的泪眼。很安静。胡须男刚才给我打了通电话,手机铃声暂时响破惆怅。今晚是在古晋的最后一个晚上,也许前几天,甚至前几个星期都一直想做的事情在我的理智底下散为幽幽吐气。

是我想太多

太了解所以早已明白,而我说了再见却还想再见

妳的事已过境迁

我还站在远点


2012年9月2日

星期日

凌晨2.18分

开学了

请继续振作

Friday, August 31, 2012

说说

前天去探访公公时他老人家对我说,以后交女朋友要看好好来,因为亲戚刚娶过门的老婆不会做家务,又睡到很迟。我笑了。但同时心里想女孩肯定会做家务,又会很早醒来,不过现在关我屁事啊哈哈哈。


旧家因为频频进贼所以老爸开始养狗狗。第一只看起来很凶但是不曾吠过所以送给朋友了。第二只只有在想吃的时候会吠所以也送给朋友了。小黑是第三只,肥肥的,走路时屁股还摇得可爱。




昨天找了叶廷老师,和之前在他哪里上过班的老板。本想只是拿笛子过去还的却跟老师聊了两个时辰。我们聊了技巧,探讨了口风,还研究哪个方法吹才是最正确的。所以本来说好四点到办公室的却变成五点才见到老板。办公室的同室多了两个,冷气还是一样冷,摆设没有太多的变化,老板还是很忙。同室都叫我"啊帆",从我第一天上班就开始这样叫,所以一开始上班就很有亲切的感觉。我离开了这个办公室半年了,这个半年里,我学会了之前工作时还不会用的sketchup, 我学会了3ds max, 我也懂得怎样让设计反应天气和风向。


后来我明白了,原来我当年没有选择进修华乐,是为了让时间亲自带我来到今天。

你问我后悔吗?我只是觉得好难过。因为失去了好多,真的好多. 离别前老板对我说了这么一句

"你几时回来再打给我,我很喜欢跟你聊天。"

这种被信任的感觉,好好。这个世界上,有哪个人可以完全信任你?

妳相不相信

这一年来

我很想妳

今天我悄悄跑进ida的部落格看看看得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出来。我们之所以会那么好当然不是偶然,但其实我没想过她那么懂我。被懂的感觉,是很美好的。 :)

每次,我都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听歌。

我说"每次",是每见到妳一次。

---------------------------------------------------------------------------------------------


又要回到吉隆坡了。开始我的第四个学期。时间表被排得像大便那样,星期五上课到晚上11点。 ==  我真的好想好想快点读完1st degree,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好想。我蛮喜欢工作的,虽然client很可怕。这个月文章PO得很凶呵呵,因为我知道开学就要重复那种无眠的生活了。

本来想约妳出来喝喝茶的

但我的直觉很准

所以算了

本来

2012年8月31日

星期五

凌晨1.13分

Tuesday, August 28, 2012

朋友啊,这篇是调色盘。


其实我都明白。然而我好希望我能够什么都不去明白,关于我给予的伤害。我也会难过,也会体谅,也会担心,也会不知所措,但也许我就是错在始终无动于衷。我也好想好想好好的,就这样好好的过我的大学生涯。也许妳说对了,我真的在逃避我自己,但是要投入盛大的烟火表演,灿烂,同时也会危险,不是吗?

你们难过着我的难过,多不值得。

偶尔,我也想倒过头来问,我应该怎么做才好。可惜这个世界上双赢的方法好少,好少。



所以我在开学前,把头发剪短了,把胡子剃掉了,只是不想让自己看起来那么颓废。剩下的三个学期,也应该开始慢慢珍惜时光了,不是吗?



让妳和妳难过了,对不起。
我也许很冷静,但我也会伤心;我也许很冷淡,但我也会关心。
但以后的日子就一起努力好吗?让自己过得更好一点。

对自己更好一点

 我输了。时间告诉我,我输得好狼狈。生活里很多事情你知道应该怎样做才是好的,但是就是做不到,不是吗?你一样,我怎么会跟你不一样。

难过的时候却希望妳也难过

用力欢笑只是不想让妳太骄傲

这一秒悸动

下一秒忧愁



感觉我好像千疮百孔吗?呵呵,没有,我超幸运的,这一生。



大学有nicholas每天载我回家,wei ling载我们去玩,hintz教我我不懂的,祤詷跟我说废话;

中学有星光班陪我度过最后一年,有俊翰为我两肋插刀,有ida陪我聊最重要的小事,有女孩的微笑给我最幸福的时光。

还有老鬼

嘉豪

Melody

都是

我坚持和努力的原因



2012年8月28日

星期二

凌晨12.23分

Monday, August 27, 2012

词藻

荡秋千的绪情可能还需调教
所以未能开窍
笑着又何必同时埋头苦恼
让苦涩趁机胡闹

可能需要学会什么技巧
让里外加以平衡调教
不喜欢乱喊大叫
只想找个温度暂时依靠拥抱

爱我的人很好很多
倾诉的伴我却太剔挑
也许微笑只需要熟就能生巧
未必发泄就有疗效





可以哭 却选择笑
不想让她 太骄傲


相见后的离开化为沉默
之后我们录了这首歌


请你们帮忙

share爆它.

2012年8月27日

凌晨12.13分

星期一

Saturday, August 25, 2012

妳从他的车里出来

回流

充满花朵图案的小衣

或是那双眼睛

时间倒回

越成熟

反而学会了闪躲

没关系

没关系

我们已经说过bye bye了



请别再惊动爱情

Thursday, August 23, 2012

光影

当时光把二十年浓缩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要明白,他的领悟可以超越二十年。

星期一早上我接获了一通来电,是叶老师。跟我说下午有集训营,到礼拜四。我迷迷糊糊地还在睡梦中,我想也许是"新加坡鼎艺团"这几个字把我惊醒了。 

鼎艺团的老师上了两天的课。心里好感慨。

四年前我考获了笛子第九级与第八级特优,扬琴八级特优,来自上海的监考官对叶老师说,"如果这孩子想进修华乐,到上海来,我可以安排他进入上海音乐学院,住宿免费。"

如果我真的当年一毕业就往上海去,我也许不需要现在在这里上课,吧?也许我现在比老师还强。没有遗憾的,只是感慨。我难免,会对自己能够做到却没有机会去做的事情感到如此。

其实我好爱弹琴,但是我好爱的东西也有好多。17岁那年我决定踏入这个不归路时,心里早有准备扬琴与笛子的技术会就此颓废。三年前的我也早就明白,人生本来就会有牺牲有获得,只是三年前的我跟现在的我都没有什么改变,还是一样很贪心。

所以
我决定了

明年我想报考笛子第十级演奏级的考试

我明白明年我肯定超忙的(因为1st degree最后一年),但是我不想留下遗憾。想考啊啊啊啊啊啊!我已经厌倦了看着身边的人都在成长自己却一事无成的感受,可以的,所有的东西只要练就可以做到的。所以我决定了要一直逼自己练基本功。


说到要做到



不想虚度也不想让自己蔑视自己慵懒的态度,我做了我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很想很想很想很想做的事情,拍人。也许你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我来说,是生命中其中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因为我很害怕尴尬,所以我从来不喜欢做什么为难人的事情。

感谢老朋友,感谢她每次都化作我生命中的伏笔,一点就有了新的诠译。突然我发现我身边的好朋友都是女的 trollolol



--------------------------------------------------------------------------------------------------------------------


郁闷的,这种心情。

我的成绩出来了,却有种好奇怪的感觉。 ==

这分数是有史以来地高啊啊

但我印象我做得很烂啊啊

怎么会这样

好郁闷

==

哦对了,还有一件很堕落的事情是

我写的小说"雨衣"写到一半就完完全全被running man给打死了.. > < 

running man真的很好看啊啊啊

少女时代的seohyun真的也好可爱啊啊啊啊

——————————————————————————————————————

有没有做过总是想改变一些事情到最后却懒惰所以照常这种觉得自己超没用的事情?

我总是这样,理想很饱满现实很骨感。所以要改了。第一件事请是去找一种颜色把头发给染了  LOL 

然后

要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


2012年8月23日

星期四

凌晨1.3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