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8, 2010

我。


我回家了,经过三个月的忙碌生活。对了,还有三个月的奢侈生活。舌头越来越挑,已经吃不进1块钱的roti canai了。一个星期的复印费用超过RM100..其实大家都知道每个人都是用钱买分数的。连续几个星期都五点睡的时期暂时结束。全国合奏大赛赢了,N85死了,我带着感慨地心情,踏进古晋国际机场。


我拿了老爸本来要送给工人,工人却不稀罕的黑白两色手机,还是一样很开心地生活。老爸最近比我厉害,问起我关于N8的事情。哇佬,以前他连我的手机是N什么西瓜都不知道,现在听说他要买电脑来上网了。我对N8没有什么兴趣,老爸却好像很有兴趣要买给我。 == 我这个黑白机也可以很开心地用,虽然打中文字没有N85那么人性化,不过可以拿来敲螃蟹还可以拿来打人,对了,还可以垫在不稳的桌子。


我买了一本书,一副无线耳机,一个音乐盒,一堆衣服,还有一种心得。我要练好扬琴跟笛子,别人都在进步,我在做什么?以前我教的学生现在已经可以教我了,我怎么还可以停留在原地。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笛子9级特优扬琴8级特优的章帆,我仅有的是我天生的乐感,却没有音色。晚了,完了。



我即将update. 不好意思让你们等了将近一个月。 我真的有点忙。 :)


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下午4.18分

于是,2010年也要离开了,随着今年的开心,伤心,和舞台上的激情。

全国华乐合奏大赛

来自砂拉越的我们,得了最高荣誉奖,也是分数最高的华乐团。我又在我的人生中,留下一个刻骨铭心的成功。培民华乐团,合作愉快。
             

Friday, November 19, 2010

时间。旅行:新加坡-第1天

我穿梭在新加坡的人海,流着汗,寻找灵感的方向

双足踩过的,是经验和多一些想法

我们聊的话,很平凡

却少了带着温暖的实在感

我好想唱一首歌,然后把它送给你

因为我突然很渴望

在你身上

找到我要的

靠岸..
为了方便,我独自一人走

在熟悉的双威,经过千百张陌生的脸孔

寻找这双鞋的踪迹。

换了3次拖鞋,这是我的第四双,同一款。

第一双被水侵蚀破烂不堪
第二双被家里的小黑疯狂咬断

第三双被吉隆坡的马路磨成纸张

这个第四双,还不知道会怎样..
在柔佛传来关丹的声音,你不在,却带来我们都不习惯的寂静。




第一次进印度庙,观察,分析,了解,领悟。我蹑手蹑脚,不想给正在祈祷的信徒们加以打扰。毕竟尊重,是每个宗教渴望非信徒做到的。

如果你了解我和我的风格,你会知道这个post的第一张照片(我的人头像)绝对不是我拍的。是同班同学的照片。他是某服装部门的制定摄影师,并拥有自己的公司。同样是18岁,你说,他强不强?



不错,我拍portrait的时候,都喜欢像我拍朋友的这张,用退色的风格。嗯,对了,还有很耀眼的白平衡。


我将会为女孩拍此类型的照片,等我吧。 =)

女孩:"我是被他逼的。><"



这是我看过最美的寺庙,能够用我从初中以后就没有用过的"叹为观止"来形容。千万樽佛像抹杀我小d的记忆卡容量。



我要去赶功课了。纠结在可以乱乱转的pergola构思。如果时间允许,下一篇文章,我带你们回到我的记忆,介绍你们新加坡最古老的圣安德烈座堂(St Andrew;s Cathedral)。我喜欢它的设计,和它的故事。 :)




2010年11月19日

星期五

晚间9.44分

你在的地方让我很想回家..

Friday, November 5, 2010

突破千人吧!



 可能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是我把很多问题都看小了。我才发现不管我怎样努力,我都不会被身边的人认同。也许这是一种无可否认的心理因素,他们总会觉得我努力是理所当然,别人努力就很不简单,要给他们一些激励和夸奖;留我一堆蔑视与责骂。

 我是明显的完美主义者。但是我累得时候我可以把一砣大便交上去给老师也不会去理会。我做的事始终不是大家接受的事,是我太爱催太爱管闲事了。这次,在令人伤心的话语背后我默默做了一个决定,我都不管了,反正做多错多还被人说。

 有时候,我要的是一种尊重和某些程度上的肯定。你不需要觉得自己了解我的所有而断送我想传达的信息,回以比我更大声地一堆口水。也许,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功劳,我没有做过什么,还毁过很多东西,以后就全全交给你们处理,我的无所谓比以前认真,认真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如果我长得不是你们想要得那样帅,不用藐视我,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自己好看。

 如果我配合度不是你们想要的那样高,不要喜欢我,我天生的性格就是这样的。

 如果我做的事你们都不满意,不用担心,我不打算再做什么事了,是我以前太多事,太多自以为是。

有时候,不是每个玩笑都能换来我的回眸一笑。请慎重地尊重我的人,和我的灵魂。语言上,你们的口水已经快淹没了我的所有,我知道当我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我会自己离开。
 



Deepavali是我今年唯一一次感到终于可以歇息的一天。胡须男要我再次为佛堂的佛学营创作一首歌,名字是"回家真好"。我感同身受,接下了这个任务。当然我不能像写"原来"那样在5分钟里面写出这首歌,因为我有太多东西要赶要做。不过话说回来,当初我为什么能够在5分钟里面写出一首歌哈? 难以置信的神经.. ==

我接下了万祥的邀请,参加这次的全国华乐大赛。我的笛子要出鞘了。来吧,十二月。我满心迎接你。

偶尔,每当我需要一个人的陪伴的时候,我都想回家。走进那间属于我自己的私人空间。是我的音乐室,摄影室,和我的床,还有浅绿色的墙。


2010年11月5日

下个星期,我会下新加坡。

星期五
12.48分

我要出去见老朋友了。 =)

Saturday, October 30, 2010

久等的更新。


我不是戏班的底子,不要用专业的眼光来观看我们的制作,也不要expect有会讲话的猫头鹰或者会变狼的人出现。 =3 

这是我们8alancing的时间,金钱,心血与疲惫交织而成的短短十六分钟,请欣赏(我建议不要放大看)。

还有,我的广东话像大便,不要笑我。><
 
video 


为了拍摄,我们搭上KTM转站KL central再到Times Square去买服装之类的用品。之前大家都真的很苦恼,哪里借来古代装,最后就决定,算了,直接用韩国装。 ==


这是我们口中那个"聪明的小孩子"。就是在戏里XX被X掉的李元吉。 =X


世明的女儿,文成公主。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间变成日本妹。 ==


  

拍摄以来总会有欢喜伤悲。组员之间的不满与怨言本来就无可避免。 在情绪暴风之后的彩虹,参杂我们的眼泪,笑靥,再一次出现迎接雨后的晴天;而友情的地平线上站起来的是,一样同手同脚的8人行。


这次录制是用我的相机,虽然容量很大但是画质超好。我上载上来的是压缩过的,因为原来的那个是4gb. == 为了方便镜头的角度,我把被我冷藏几个月的18-105拿出来。



这只猫在我们拍摄最后一个scene的时候出现在我公寓的2楼,你看它,几无辜的眼神。(´・ω・`)


为了编制影片团员门都在我这里过宿一夜, 我其实应该感到庆幸,这次我没有一个人承担所有压力。我学习把工作分给别人,我知道我的应付能力有限。


唉........................................................................................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是roti canai weeks..在还了新加坡那边的旅馆住宿费和手痒跑去买上图的几支颜色笔后我正式宣布破产。除了钱包里的两块钱我就身无分文了。我说亲爱的
抢匪们,请把刚刚抢到的钱施舍给我一点吧,不要逼我打抢你


我不知道是月亮圆还是太多钱,我会舍得花我一个月的伙食费去买下它。朋友都不惊奇,因为他们知道我是有精神病可以不吃不喝都要省钱买笔和书的笔人。 ==



小D的确有受了点伤,其实还蛮心疼的..我心里有个计划蓝图,就是回到古晋后想拍的题材。当然,我还是会带上我的最爱,1.8大光圈。 


我学习忍耐不懂事的粗俗回应,百忍成金;请继续不顾虑我的感受。
2010年10月30号

星期六

12.40am

月球,又在忙碌的课业中默默地转了一圈..

Saturday, October 23, 2010

预告

我将会回来。带着认真的杀气,我的剑,将划开我们的最新制作。



曾经兄弟情
战场里
怒哄厮杀
2010年度第二部短篇电影
敬请期待
我们的精心沥血之作

李世民传奇

2010年10月23日
星期六

凌晨2.05分

其实..
我的脚好疼.. T.T

Sunday, October 17, 2010

泡泡历史。

 

朋友从沙巴抓了一只海马给我,有心了。


33观音像
昨天我同朋友齐上佛光山,小D陪着我经历风吹雨打,虽然有短时间的发发脾气,但是表现还是一样佳,一路辛苦了,小D,回家帮你抹身。






照片没有经过任何电脑处理,不过我倒是在小D上动了些调整。但是因为功夫只有半桶泪水,录影时对焦效果有些不理想,我愧对所有演员。






一天的长途跋涉,一日的喜怒哀乐,我很需要学习如何让自己的脾气不要那么燥。


尽请期待,2010年度大戏-李世民传奇!X)  


我要去画泡泡了,掰掰。

2010年10月17日
10.12 am

这是一段,历史文化与泡泡交叉错乱的日子。

我si bei忙。 ==

Saturday, October 9, 2010

独立。


我回来了,带着疲惫的身心灵。3个月时间不能回家..回古晋的家。我预测到10月和11月都会很忙,而我的预测往往都是准确得吓人。

其实,我早在几个月前就独立了。但是,偶尔,近距离地感受话语中的温度是我渴望的。我不需要谁对我的诉苦与心事做出任何附和我的反应,我只需要了解在宁静的夜里让纯友情升华。我没有感觉后悔,但是我感觉我被蔑视与欺骗了。我想这就是整个星期都在影响我的思绪与思考路线的问题: "我为什么会在意?"


风儿吹落爱着叶的花,才发现叶已有了花。
花儿坠落恋上草的绿,才发现草比叶还绿。


也许我需要一个人在分享我的情绪。

黄昏

自从非同说她喜欢黄昏之后我好像不知不觉地总是在拍黄昏。我了解外国的月亮比较圆,但是海边的黄昏会不会比较美?我昨天去了Sunway Pyramid试了D3100,功能不是我的菜。 >< 但是在高ISO的情况下它真是让我愣了几秒,处理杂讯的实力更是胜过我的小D.



ISO 12800 图片摘自:(黑麵,2010)
Nikon的确进步了,我对那架新人D7000也是虎视眈眈。 >< 我没有要当掉小D的意思,只是想了解N家的突破范围有多广。


接下来的星期都有考试,而我却越来越蔑视考试。 >< 我可以考到很差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看来我是想开了。 XD 我甚至认为我的最后一次呕心沥血地全心全力已经用在SPM了。 ==

最近好像怪怪的。叶老师问我出书了没,胡须男还叫我写一篇报告给他的杂志,关于我的摄影心得。我说..我只是拿相机不到3个月的菜鸟你们何苦这样为难我.. ==

不管怎样,N年前答应你们的banner已经换了。我们来回顾一下~



February 2009

May 2009


June 2009

July 2009

September 2009

原来已经有一年都用着Melody拍的这张照片..时间过得一点都不让人留意。 一年了,我们都改变了什么..?

要回到文字的世界里学习沟通了。读者们,近来的你们还好吗? =)

Monday: Effective Public Communication Quiz
Friday: Business Test

2010年10月9号

年尾的华乐全国大赛

2.05p.m.

我赴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