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5, 2009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阳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这不同的心境,成为多少年来,无数文人墨客笔下所描慕经久不衰的话题。又是一年月圆时,我的心中装满了种种的无奈与悲伤。此刻,我盘手立于窗前,满怀心事地望着窗外......


别再玩了,快来吃月饼吧!”隔 壁家阿姨如此轻微的声音却如此清晰地从窗外传入我耳际。孩子们巾帼不让须眉地吵闹;情侣们甜蜜幸福地牵手;大人们聚集一团闲话家常,一幅幅人生图像历历在 目。一阵刺骨的寒风冷不防地吹来,吹落了窗前老树上仅剩的几片枯叶,枯叶随风的节拍纷纷卷起,毫无目的地飘向四方。远方欢庆佳节沸腾的气氛,与窗前看似在 孤芳自赏的凄凉秀枝结合,形成了一幅不成对比的憧憬。而我的泪水霎时模糊了眼前的景象,内心的感触也在此时此刻像海水般不断地涌现出来......


华 灯初上,美丽的灯笼开始在我眼前闪烁着希望的光芒;皎洁的仲秋明月也高挂夜空,洒下她那柔柔的月光,目睹这看似美丽的情景,我心中倍感空虚。“今天是中秋 节吗?还是这只是我的错觉?”我疑惑地问了自己空虚的心,希望能给自己一个无谓的安慰,但躲在墙角的日历已残忍地给了我明确的答案。我甩了甩头,努力地想 甩掉几周前的“往事”,但它却牢牢地,深深地刺着我的心灵深处,隐隐作痛。“月到中秋圆更圆,每逢佳节倍思亲”,中秋之夜又平添了几多思念,几多牵挂。对 中秋节,人们赋予的情感色彩,莫过于一个“圆”字。我的心中装满了思乡想家的心情。 我又何时才能回到那原本幸福美满的家?为何在这佳节我还被迫离乡背井,寄宿在亲戚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呢?此时,两个星期前发生的事,忽然在我脑海里清晰地放映,侵袭我原本平静的心谱......


“我们离婚吧!”


这是在两周前,我从乐队练习的老场所回到家时,听到妈妈戏剧般地吐出了这一句话。原本想如往常般给爸妈来个爱的拥抱的我,愣着了。看到我回来,妈妈尝试用她那起伏的背影,挡着她那哭泣的心,而爸爸在妈妈面前,表现得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仿佛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无言以对。妈妈激动地起身,然后离去。望着妈妈渐渐离去的背影,爸爸落下了他那久违的男儿泪......


也 许是不想我卷入这无谓的纷争;也许是不想让我受这个天大的打击;也许是不想让我看到坚强的他们流露出脆弱的神情,隔日一大清早,我便被妈妈送到了舅舅家。 在关上沉重的车门前,我又看见一连串的泪水,从妈妈痛楚的脸颊上,沿着一条条皱纹,无声的流下。妈妈并没有像以往般天真地跟我说“掰掰”,而是丢下一句“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在这儿先住上几天”,就匆匆离去。我想问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看着车子在我眼前慢慢地缩小,然后就这么无情地消失在一个拐弯处。我站在舅舅家门口 ,像泥塑一样一动也不动,好像妈妈在我的心肠上面系了一条细绳,离开得越远,就牵得我心肠阵阵抽痛。舅舅把我带进了屋里,我却闷不吭声地冲进了房里,把行李丢在一旁后便趴在枕头上歇斯底里地嚎哭。爸爸,妈妈,舅舅,舅母......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大家都用一句“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来敷衍我?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妈妈的“几天”便让我等上了两个星期,也让我与别人的家人度过了今年的中秋节。我拿起舅母刚递给我的一小块月饼,苦涩地往嘴里塞。月饼的滋味,应该是很香甜可口的啊!然而,为什么此时此刻月饼的甜却渗透着一种悲伤之感?



夜深了,早前的热闹气氛已被昆虫们的交响曲所替代。 皓月当空,凉风习习,倍觉凄凉,身处异地,独自赏月,这感觉不凭添几分乡思吗?望着那圆圆的月亮,怀着对爸妈深深的眷恋,托明月捎去我衷心的祝福,希望所 有发生的事,那些我不知道的事,能够尽早结束。。。。。。我踏着沉甸甸的脚步,向那张陌生的单人床走去。我累了,想歇了,希望一觉醒来后,一切发生的事情 都将会烟消云散。但趴在床上的我,始终辗转难眠,心里的不安渐渐地扩散。脑海波涛汹涌的夜里,我很担心,好担心,爸妈会不会不再理我了?我会不会永远见不 到他们了?不知不觉,鲜红色的枕头已被我的泪水染成猪肝红,而我也忘了这是我这两个星期以来,流的第几次眼泪。



“ 铃。。。。。。”,像是以不同的方式抒发它那悲伤的情感;又想是有急事想告知我一样,那刮痕累累的手机以渐强的方式响起了久违的铃声,让哀愁的我忽然清 醒,也划破了宁静的夜晚。。。。。。是妈妈的来电,但我却没在第一个时间接听;又或者是说我没敢立即按下接听键。我的心情有如农夫等待收成的心情一样,患 得患失。在手机响了好一会儿之后,我终于鼓起勇气,以颤抖的姆指,轻轻地往键盘一按,然后战战兢兢地把手机贴近耳朵。“帆,回家了,爸妈还在门外等着你过中秋呢!”妈妈亲切的声音透过听筒深深地传入我耳际,渐渐扩散的不安也霎时消失无踪。我屏住呼吸,向着窗外的明月,流下了感触与欢欣交织而成的泪水,心中默默地回答:“爸,妈,我这儿就来了..”

完!

4 comments:

FisHy said...

想送你一个字:“哇。。。。~~~”你应该明白吧~~

chonfan said...

to FisHy :送回你一个字:“噢。。。。”~~~~不明白。哈哈 XD

**筝仙** said...

天哪......这种伤感作文......我只能说一句:“赞”!!!

我都写不出 =.= 可以请你做我的华文老师吗? 我最喜欢这种类型的作文了!!

chonfan said...

to **筝仙** :哇..华语老师..=.= 我没这个资格。我看了第一名的作品..实在是无地自容!!他写得实在是好,我第一次这么欣赏一位作者。他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我的努力范围的极限了。哈哈。有机会拿给你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