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5, 2009

回馈亲爱的读者们-儿时的梦 (Thanks Melody~)

我想,我一直欠着大家这个作品。这是我今年拿去参加全国创作赛的散文,由于小说是描写爱情故事了,散文我想要写轻松的题材。 =) 去年的(点击观看)只成功在州内得奖,希望这次"儿时的梦"我能突破。我想了很久才PO上来的..不要脸之余可能还有一点不自量力,但是我想要部落客/读者/朋友们你们对它的意见,欢迎你们留下珍贵的脚印。(我接受批评。)

(09/07/2009 updated) *****超级感谢陈筱丝小姐对我的小说与散文的帮助,你是我这两个作品故事的路。 =)



背景换成黑色的了..黑色还是白色比较好看啊?告诉我告诉我~ :p


儿时的梦

“拿去!”老板的脸有明显的不悦;我却隐隐地露出一抹邪恶的笑靥。他终于签了我的请假单。那个可以驱鬼的签名,还附加一个重重的点。那微微凹陷的不悦,我能想象是老板顺着他从鼻孔呼出来的“哼”字,狠狠地戳下去的。

活在如此紊乱的时间里,我好疲惫,所以向老板请了几天的假,松弛身心。其实这种成天上下班的生活,至今我仍无法说,那究竟是悠闲还是匆忙。下班后的赶路,是为了给自己有更多无所事事的时间。回到家之后我最好的解压方式就是让自己陷在那软软的沙发,用一个小时的时间阅一份报纸,跟脚旁慵懒的两只母猫讲几则着故事,把他们的乱叫当作是一种鼓励的掌声,再用更长的时间洗澡,把所有的烦人琐事浸在热水中,用水的温度沉淀自己的心灵。偶尔,我喜欢在静谧的夜晚,亲手调一杯香茗。那种独特的香气,薰出了那远离尘世的迷离,一种几近颓废的快乐。

“30男人,精彩人生”……报纸副刊里的绿色标题捉住了我的目光,那个“精彩人生”还反复地在我的脑海里撞击……30岁了,生活漫无目标,更没有理想。我厌倦了生活、厌倦上班,每天都过着同样的生活,踩着同样的步伐,我的人生,一直在重播。每天都演着同样的剧情,感觉就像是每天都在听着同样故事,一样老掉牙的故事,我却不得不听下去。

“啊!”

倏忽,我隐约听见屋外传来了孩子们的惊叫声,错愕之余还带着一丝丝的惋惜。原来他们把手中的气球不小心给“解放”了。五颜六色的气球随着他们的梦,飞向碧蓝色的天穹。孩子们之后却流露出一抹僵硬的微笑,像是为气球的自由感到欣慰,又像是给自己一个无谓的安慰。他们天真地向气球摆手道别,脸上显露出毫不保留的童真。顿时,感触的思绪涌上心头。千卷万卷的回忆默片,在脑海中慢动作重播,模糊的时间定格在那个画面,那是我童年的故乡,儿时的回忆……

大富村。一个让人充满幻想的名字,同样是收集着我回忆的村。我时常恋起那故乡的山、故乡的水、和山水间的人。那里没有林立的高楼,但却有许多起伏多情的山岭,环绕着那一排饮烟缭绕的茅草屋,一片片的黄金麦田,还有那源远流长的“打巴河”。天色渐亮,交织的树叶开始筛滤太阳的肆虐,经常还有两只麻雀,捉住河边红树的梢头,四目相对,鸣鸣啾啾,无限柔情,相依相偎。早起的人们,还没有等到河里的鱼儿醒来,便纷纷用竹篙戳碎了它们的梦。

我记得小时候,偶尔会有飞机在下午时分从我们的头上很响地飞过。那时候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指着它,然后从飞机飞来的左边 ,“哇”到飞机飞向的右边。直到飞机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然后消失在云层里,我们还在张大嘴巴,讶异的望着天空。那一气呵成的“哇”字,我已忘了有多长,但是我依然记得,那时我对那种飞行物体的向往。当时我曾在心中许下一个愿望,一个儿时的梦想——我将来一定要让爸妈坐上它,飞过这个村……这个梦想在我心中不曾改变,却也不曾实现。我不想承认我已经把儿时的认真渐渐转换成了成年后的肤浅,所以“生活繁忙”便成了我听起来很正当的理由。

儿时年代并没有高科技的彩色电视,却有着写意的色彩生活。我的记忆中所呈现的景色,有一半是金黄色的。那是一片片的稻田地,黄里透青的小麦,一下苍老了几岁,呈现出另一种讨喜的丰收架势。麦子在阳光的加持下,闪耀着丰收的光芒。几百亩黄灿灿的麦子,像海浪一样浅浅地翻滚,妙不可言。我记得爸爸常常会拿着一把镰刀下田去。那锋芒锐利的刀尖,抹杀我部分童年的美好回忆。九岁那一年,爸爸拖着我陪他到田里收割,结果我被自己的镰刀割伤了,流了几滴血,却叫响了半片天。现在,那把镰刀已经陪着老爸一起退休了。之后不清楚过了多久,涂满黄漆的收割机取代了企图杀了我的镰刀,也让我又“哇”上了一段时间。丰收季节到来时,我看它一头扎进麦海,像一只野兽般张开大嘴,风卷残云般席卷整片黄金色的麦地。偶尔有几只大蛤蟆躺倒在麦杆旁边,嘴巴一张一歙的,像在吞食麦杆所释放出的芬芳。

儿时的我渴望上学,梦想上学。每当看到莘莘学子们背着书包步向学校,这心中耽搁很久的愿望总是冉冉升起。然而懂事的我十分了解家境经济拮据的情况。我知道爸爸辛苦挣的几粒小麦,在支撑住七个成员的家之后,剩下的只够我买几支铅笔。自小,大自然便是我的老师,也是我儿时梦想的启蒙者。爸爸并不识字,但是他有一句自认很酷的杰作——“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它既能顺念,也能倒念。那时他拿了这九个字到全村去炫耀,出奇地还有一些村民被他这九个字给“将”了。

印象中,村里有个女孩跟我很投缘。我记得我每天在雾霭中踯躅,在每一片晨光中搜寻她的笑意,在每一缕清风里破译她的踪迹。我还曾向“打巴河”投币许愿,希望将来我们会结为夫妻。结果后来她随着家人搬到了城市,只留下“拜拜”,一句话解开了所有的亲密。年少时间,不懂得真正把握身边的缘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最初的,始终是最纯美,最珍贵的。

“啊!好痛!”那可恶的猫又在挑衅我了,用它的爪把我从流失的时光中捉回到现实。手上的那杯茶,凉了;窗外的孩子,散了;我收起了儿时的梦,再次步入乏味的生活。

--------------------------------------------------------------------------------------------------
Banner换掉了,回想起以前的banners都是黑黑暗暗的..现在来反串~ 谢谢Melody和你的Ringo(点击看她~)拍出的这张照片,我很喜欢。Mel,你真的很棒。(don't blackmail me anyway~ =.= )


回顾banners :

1.February









2.May









3. June










4.July











~~~~~~~~~~~~~~~~~~~~~~~~~~~~~~~~~~~~~~~~~~~~~~~~~~~~~~~~~~~~~~~~~~~~

如果雨天会让想念泛滥,那你的声音是不是最好的堤防?
有事吗?.. =.=
我赌气你却笑得更大声..不过,笑声很甜。 =)



*我不会随缘,我想让自己努力走向前。Ida,thanks to be my friend. =)




Updated (部落突然故障几天不好意思。) 2009年7月7日

10.42p.m. renew

我喜欢听你笑.. =)

16 comments:

舞.乐 said...

首先要先称赞你新的banner!!太好看!!
嗯...我觉得黑色的背景比较好看。
谢谢你让我有机会读到很好的文章=)加油哦~

chonfan said...

to 舞.乐 : ei..谢谢你的赞美。那个banner是朋友拍的哦,连学校老师大合照都找她去拍..== 够力。不过她真的很厉害,有空去看看她~ http://imaginaryidentity.blogspot.com
恩,你也一样,加油! =)

melody said...

o.0 Sob. I'm so touched. Really. You, Ida, Julie all update your blogs with my pictures. I'm really really grateful. =)

lon said...

你的banner很好看=p。你的文章写得很不错,加油!与祝你成功~好久没留言给你了。不知道你最近好吗?你会开车了吗?

chonfan said...

To melody : haha..because you take great picture of us. =)


to lon :好久好久没有看到你的出现ei..哈哈,欢迎再度光临。 =) 谢谢你的赞美及鼓励。最近很忙咯..有二度想把部落格关了..== 我会开车。 =)

anonymous blablabla said...

哇哇哇!!不要关啦~~~要不然读者会去投江...XD你会开车??乘客危不危险啊??感觉恐怖叻~~~^^

chonfan said...

to anonymous blablabla :啊..投江..== 不需要吧..哈哈,我又不是麦可。 XD 乘客哦?暂时还没载过什么人。 哈哈。(自己都吓到要死了.. Orz)

Ida said...

缘, 又来这个字! 哈哈。

but you're welcome, fan=) 朋友嘛=)

heroin said...

你的文章是不是还要感谢另一个人啊??

lon said...

就算再忙也不要把部落格关掉啊。。=p 最近忙spm厚?那你现在有开车去学校吗?对了,古晋节你有演出厚?我会去捧场的!=p

chonfan said...

to Ida : 哈哈..恩,朋友。 =)


to heroin : LOL..你是那个声音高我8度的美女哈?哈哈!是咯,我现在去改咯。 :P


to lon :是咯,忙SPM。我没有开车去学校,懒惰.. :P 恩,古晋节有表演,这次没有独奏..哈哈。那好,到时候见! =)

anonymous blablabla said...

你不是MJ,可是可能我们想学屈原吗...==可能还有免费粽子叻~~~XD作么不试下开车去学校叻??很爽的感觉~~^^

heroin said...

你说我是美女???哈哈哈。。。。

chonfan said...

to anonymous blablabla :哦..erm..因为不喜欢被人家哇上哇下的感觉..很烦~ :p


to heroin :恩..后面那三个"哈哈哈"你加对了ei..哈哈哈! XD

Jasmine said...

又看到你了,(BUT只是第二次)但还是一脸酷酷的表情!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是在美里培民中学,是在晚上,那时你又过来我们的华乐室,看到你吹笛子的时候,心里就想--Wah~这位是谁啊??怎么酱厉害啊?
想必你一定想知道我是谁吧?
我就是华乐笛子组的一位女生,戴眼镜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忘记我。哈哈哈... ...

chonfan said...

to Jasmine :哈咯,ei..虽然不是很想得起来..不过好像有点印象。哈哈。谢谢你的称赞,你们也要继续努力哦,我相信绍君会把你们教导得很棒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