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5, 2010

原来,幸福


这两天反复听着"幸福"跟"原来", 这两首歌已经通过我的标准,合格了。只是那两个唱的人还没有合格。 >< 我都没有灵感了..关于新歌..谁有建议提供给我啊? :p





自从昨天我手痒拿了古代的teleconverter装在我的相机之后,那个长镜头一直在发脾气,在我拍着被微风抚摸的紫花时,它根本不能focus. ==

就是这棵树,在我回来的时候,开出了茂盛的紫花。迎着风,它散落着满地的心灵碎片,那种凄凉美让我的脑里自动播放yiruma的moonlight,细细地配合着那种意境,不急,不缓,不暴,不虚。久久,我都无法回神..

说到钢琴,我不得不称赞你,陈筱丝。虽然我知道你看到这里会高兴到疯掉。 XD 你的即兴弹奏功力我不讲了,但是你连意境都顺便配下去我真的很羡慕。乐团没有你还真的不懂会怎样,不过,乐团里面的每一人,都不简单吧。 =)

我很喜欢钢琴,不过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自认是一个不会分配时间的人,所以我以为让自己空闲一点我会比较轻松,代价是,你看着朋友一个一个地进步,而我还在原地不懂。我轻松太久了,笛子退步,扬琴退步,书法退步,还有陪我几年的武术已经不在我的脑里了.. >< 朋友一直推我去参加学校的才华比赛,而我却一直都在回避。我想,我真的想普普通通地过完college life,原因是我在吉隆坡没有安全感,我不想让很多人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但是,也许你们都说得很对,是我..没有勇气..

我会振作的,不过我要时间..我不想只是批评人玩得走音,我不想批评人不懂的收敛一点,因为至少,他们比我有勇气表现自己,不是吗? 突然觉得我好烂.. ><


我现在住的屋子,看出外面就是明明不是锥体却硬要叫pyramid的地方。从屋外吹来的风总是会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咆哮声。而我异常享受整个屋子只有我一个人的感觉..

我回来古晋只有一个星期..我知道很短,但是我很需要回来充电。年尾的功课一定会更忙,你看,我刚刚交了黄河的历史上去,老师又分下黄河的历史待续的功课下来..看到我人慌慌心盲盲,剪不断理还乱.. (误)


像angelina jolie 的老师不慌不忙地给了一堆不明不白的功课,让我这个做组长的不知不觉地问我的组员,"我们要作么的? O.O"。看吧,人家去site量地,我去那边拍椰树。 XD

我很久没有更新了,我不懂为什么..眼神在穿越无数凌乱的思绪后看到的是一片空白,我已经很严重地享受着放空自己,对身边的一切事物都没有兴趣,这个感觉,是解放中的压抑,还是压抑里的解放..?

我想走出来了,很想很想。在我发现我的低调已经无形中演变成懦弱之后,我开始抗拒。生命,不要留白,我一直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但是现在是自己打自己的脸说话。我根本是沿着两边都充满颜色花草的灰色路向前走。 ==


不要怪我很冷..有时候,我比你更恍惚..你是雨中清醒的人,我是在雾里却以为自己清醒的人。你懂吗..我根本不知道要怎样在雾里走到下着雨的你的那里..

我也会有迷路的时候..

2010年9月6日

凌晨2.30分

希望,有人可以为你撑伞..




5 comments:

Angie Loke said...

你写的东西很简单,但是你用的词很深奥.我想打你 =P

heroin said...

终于。。。你称赞我了。。。好感动。。。
还有。。。你不烂,你是我见过最棒的人了!

chonfan said...

Angie Loke: 这样都要打我.. >3<

heroin: 哈哈哈!称赞不需要总是挂在嘴边的嘛,心里知道就好。 =D 我是最棒的烂人~ XD

anonymousblablabla said...

你笛子扬琴都已经很厉害了~不用再学钢琴了啦~~:DD

chonfan said...

anonymous blablabla :我要我要我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