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5, 2016

酒窩

那個畫面開始在一艘遊艇上,感覺是因為什麼活動而擠滿了人群。談話聲此起彼落,我站在遊艇的左邊,靠近階梯的那個角落。

倏然妳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失語卻忘了如何反應。妳笑了,我這才緩緩調整起我急促的呼吸。我大概有5年沒有看到妳對我笑了,所以心情有些複雜。我把左手放到後方,牽起妳的手,那份青澀又彆腳的溫度,原來我一直都這樣惦記着。

我們走進了室內,坐了下來參與大家玩牌。妳坐在我的身後,一語不發,專注地看我如何贏得這場勝負。我卻心不在焉,畢竟妳在我身後,就算輸了全世界又如何。

鏡頭帶到了一個男生想要從船上跳下去自殺的畫面。我們衝到了現場,發現已經有很多人在圍觀。沒有人想要救誰,只顧著竊竊私語,和大方透射善意與惡意交織的神情。我企圖阻止,他卻立刻往下跳。我的心確確實實地停了一秒。

"卡!"

人群開始散去。自殺的人從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床墊爬了上來。妳走過來握住我的手,說對不起,說謝謝,說這只是為了最逼真的表情。







我缩成一團,什麼話也沒有說,因為在察覺這只是一個夢的時候,我失去了判斷這是好夢還是噩夢的能力。我只知道我的胸口悶悶的,快樂不起來。就這樣輾轉幾回,我才讓自己的睡眠掉落在沒有極限的黑洞世界裡,直到手機響起。

"章帆,我到你家了"

"哦,你等我一下吧,我剛醒。"

"章帆,關門。"

"哦,對。"

"你幹嘛在發呆?"

"沒事,因為剛醒所以迷迷糊糊的。"

"還好嗎?"

"嗯,沒事。"





我想,我還是不要再見妳了。這樣的後遺症我實在無法負荷。因為想起當初為了什麼而努力才察覺現在好像失去了努力的理由,所以就打算不努力了。這樣墮落的自己真是讓自己看不起。

我獲得了全世界,卻失去了唯一想獲得的。



2016年2月15日

凌晨4時45分

我根本就沒有什麼失憶症。

我只是還沒有看到妳而已。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加我的微信介不介意?哈哈哈

Anonymous said...

如果可以,我的微信号:cassopeia26. 到时再跟你说我的detail。谢谢

chonfan said...

Anonymous: 非常萬分的對不起!我現在才看到妳的留言。我沒有微信,如果有什麼事情妳可以透過我的面書Chonfan Bong聯絡我。謝謝 :)

Anonymous said...

谢谢你回复,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想真正认识你。其实面书已经是朋友了。
但是本人目前在中国,不能开fb和blog,这些都要翻墙。😬 有闲空才能关注。

chonfan said...

Anonymous: 誒?我們幾時是面書朋友哈哈哈。原來如此,謝謝妳的關注!我先自我介紹,我叫章帆,來自古晉,現任建築設計師,這樣算開始認識了嗎 哈哈哈。我沒有在玩很多的通訊軟件,所以沒有wechat,真的不好意思。

Anonymous said...

我在中国comment不到

Anonymous said...

但是算是可以大概知道你的人。我也是92年的,现在在中国是一名航空乘务员,也是古晋人。我的华语名是谢逸桓。很多东西不方便在这里写,真没有的话,我们下次fb聊好了。不好意思啊,comment这么多。

Anonymous said...

我一直comment不到,前面漏了东西跟你讲,是在2009年加你的。以前也是没有用名字comment你的blog,后来读书也很少看,现在也一样。